灵魂从不停止喧嚣。
明庶风。

轻松向/数字苍穹-第一章

故事发生在这样一个奇妙的地方。
那是一座悬空而筑的城市,浮在天空中的城市。事实上,它的正式名称早就被人忘记了,就连一年一度上报财务给以默多中央政府的时候,用的名字都是商都。
商都,这座凌空而建的繁华都市,全世界人民向往之处:虽然隶属于以默多王国,但从流通货币到居民身份证,使用的全都是特有的版本。这里居住的不是休假中的在朝权贵,就是富可敌国的富商大贾,抑或是整个国家乃至全世界的精英人才。而且商都不光有钱,据说还独占着领先全人类的科技……以默多王国能够一跃成为世界头号强国,有百分之四十的贡献来自商都。毫无疑问,这是属于一等人的地区。拥有了商都的公民证,就相当拥有于一张万用的绿卡……总之各种好用就对了。
什么吃饭六五折,购物五折,弱爆了好吗!
重点是全球……全大陆通用的免税免签证啊!各种恭恭敬敬的眼光啊!
能不要吗!能不要吗!
然后就演变成了所有人都挤破头向商都涌进的……朝圣之旅。

今天的商都还是如往常一样,各色交通工具川流不息。市中心矗立的华美雕像(据说是前地球文明时期的遗物,但谁知道被修补过多少次了)反射着明亮的阳光。
什么?为什么会有阳光?
啊,因为商都的空气过滤罩足够大……可以确保人类在地上活动。
做成小蜂鸟模样的智能机器人正在向路边某种不知名的金黄色小花上洒水,自带的音乐系统播放着奇妙的乐曲。
“轰!!!”
……蜂鸟机器人往下坠了坠,再一次若无其事地稳住了身形。

此刻,商都第一私立公学的三年级教室中。
“来,徐浩宇,再重复一遍你的答案。”讲台上的老师撩了撩一头自然卷曲的黑发,笑眯眯地把手从饱受摧残的讲台上移开。
“呃……”徐浩宇心虚地挪开眼神,胖胖的手指不断地在背后腕表上投出的屏幕上戳来戳去,“答答答答案是……二倍根号三。”
坐在徐胖子背后的瘦高个男生捂住了脸。
……他要不要提醒胖子,他压根答错题目了呢。
第二声巨响,这回蜂鸟马不停蹄,啊不,鸟不停翅地歪歪扭扭地飞出了这条街。它这辈子都不想再回来了,哪怕被格式化了也一样。
不管在那个年代,数学都是那么要命。让我们为胖子点根能量棒,阿门。
“继优。”
冯老师美眸一扫教室里的学生,随即报出了一个名字。
在第一排正对着讲台的地方,蘑菇头的女孩儿歪着头倚着桌上的悬浮台灯,偶尔点点头,状似认真呼应着讲台上的老师。
“数学课代表!”
“第三列第一位同学!”

继优面前却是一片混乱。天昏地暗,墓地下拱出不祥的隆起。闷雷一般的嘶吼声从地底传来,干枯的枝杈向天突兀地竖起,犹如祈求上天庇佑的死囚徒劳地做最后的挣扎。
眼看打到boss关卡了……继优刚给新武器升过级还特意洗练了一下,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呢。
“……喂,喂,老师叫你呢。”继优眼前忽然跳出一个Q版小黑龙,拽了拽正在游戏中冲杀的女枪手。
“靠。”继优翻了个白眼,向队友比划了几下便果断地切换到学习界面……装作认真地做题。好嘛。继优可是清空了整个光脑的内存来安装游戏的,整个存储器只留了这么一道题。
“哦,原来在做课外补充……”继优看不见冯老师的表情,却听见她喃喃自语,正得意地笑着打算切回游戏时,佩戴在脸上的光脑被一把扯下!
“好你个继优……还算个课代表,居然上课玩游戏?!”玩游戏就算了……你要装也走点心好不好!哪有连续三天盯着一道基础题看的!注意你很久了!
当然,后面这些话冯老师没有说。
“陆绮乐!”
“过点P作辅助线,老师。答案是……”扎着高马尾的高挑女生干脆利落地回答,冯老师满意地点头,顺便用眼神示意自己的课代表:看到没,这才叫课堂配合!
……继优面无表情地涂鸦,权当没看见。

“啧。”
陆绮乐坐下的时候,继优听见一声轻蔑的咂嘴声。她把头埋得更低了些。
笔尖摩擦屏幕,悄无声息。

即使同处商都,同为第一等级,继优和陆绮乐也是两种不同的人。
继优没有见过生父,母亲只是一个待在家里打理杂物的闲散女人。她从小没有缺过钱,但家中从未富裕过。传言中她出生于三等区,但她有印象起都是一等区或宁静或喧闹的街巷。她的人生哲理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我就让让……
陆绮乐是以默多王国某著名企业家的长女。将来是要女承父业的……因此对自己要求一向来都非常严苛,家教到位长相不俗智商超群家里有钱,简直是女生羡慕男生倾慕的玛丽苏一枚。然而她一直过得像个苦行僧,几乎不给自己享乐的机会……可惜了一只好妹子(徐胖子语)。对别人的要求基本都是和自己齐平……好吧可惜能做到的没多少。
她们俩的关系……水火不容对吧?
不对!
继优这种怂包见到陆绮乐基本就是一秒熄火,什么“我就让让”……都快变成“我撒腿就跑”了好吗!
可恶可恶可恶!!继优恶狠狠地抄起笔向屏幕上戳了几把。呲的一声,整个屏幕忽然黑了。
“哎?哎?”她目瞪口呆,这这这戳了几下就能坏,该是多劣质……不对要赔多少钱啊!
教室里所有人面前的屏幕都黑了。
响了一半的下课铃也被硬生生掐断。
一束信号从校长室里窜出来,混进汪洋大海一般的信息流,撒向商都的每个角落。
上万屏幕同时熄灭。
——又同时亮起。

背对着镜头,坐着一个男人。他翘着二郎腿,满不在乎地哼着小曲。
“早上好,斐尔城的朋友们。”

评论(2)

© Antipath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