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从不停止喧嚣。
明庶风。

镜面所映出的不只是影像/2

食用须知:
不知所云有/
小学生文笔sad/
几乎意识流/
奇妙脑洞/
…总之就是渣.请轻轻地…


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所以,你是在那边死掉之后才传送过来的?”旋粼托着下巴,探寻地望着乌鸦。

“是啊是啊是啊。你要我重复多少遍啦……”乌鸦撇撇嘴。对于旋粼一直没办法接受她的死亡这件事只能抱着无奈的态度。没办法啊,毕竟只是个生活在安逸环境中的小姑娘而已。

“唔……”旋粼看出来乌鸦无所谓的态度,知道这个话题没办法进行下去了,便想拿回自己的作业本。没想到,乌鸦把手往后一抽,似乎没有把本子还给自己的意思。

“喂我还要写作业啊……”无奈,旋粼伸出手,希望乌鸦乖乖地把作业本还给自己。

“作业啊。”乌鸦挠挠脸,索性从桌上飘了起来,顺手抓了一枝笔之后就在半空中晃晃悠悠地写起字来。

“还给我啊!不要在上面乱画我还要交上去的啊!!”旋粼欲哭无泪,只能站到床上乱挥着手,希望能抓住乌鸦。

……完了,这下肯定要被骂死了。旋粼捂着脸跌坐在了床上,陷入了悲哀的黑色气氛中。直到十分钟后乌鸦随手把本子往她的头上一砸。

“哎哟!”本子不出意外地命中了目标。旋粼慌忙摊开本子检查,却没有发现想象中的混乱线条。相反地,是与她极其相像的工整字迹……哦好吧,比她的字潦草一点。

她一题一题仔细看下来,再去搜索正确答案……再对照,再对照……

“卧槽!!乌鸦你这家伙是外挂吗?!”旋粼彻底崩溃掀桌了。为什么她要写半个小时的作业她只要十分钟!!这不科学!!就凭她是异世界来的这种诡异的设定吗混蛋!!!

“和职业有关吧。”乌鸦倒毫不在意旋粼抓狂的情绪,惬意地翘起二郎腿坐在书架顶上,开始翻阅书柜里面的历史书。

“职业?”

“……我是军火贩子。”

“我想我可以理解你那么早死的原因了。”= =



最后,旋粼还是坚持自己写完了物理和化学。至于语文?乌鸦在边上刷刷刷地下笔都不带考虑的。但是写到英语的时候,两人都愣了愣。

“你来?”旋粼艰难地问了两个字。谁知,乌鸦摇头拒绝了。

“我没学过英语这门语言啊……”乌鸦也无奈了。没学过的东西……这是逼着她去乱蒙吗。

“可是我讨厌英语……”旋粼苦着脸摊开作业本,“就不能像小说里一样知识共享吗?”

“知识共享?也许……”乌鸦转了转眼珠,从长长的袖子中伸出右手点点旋粼的额头,“如果能附身……”等等这种鬼魂mode的发言是怎么回事啊摔!!

“附身??”旋粼用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瞪着乌鸦,对方却毫无反应,眼睛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乌鸦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盯着旋粼,一脸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旋粼的角度,只能看见她慢慢俯下身,伸出双臂抱住了自己。一瞬间,她有种被包围在白色世界中的错觉。乌鸦尽管叫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毕竟还是个女孩子。此刻,她身上淡淡的香味环绕了旋粼,让她的意识渐渐游离。

“乌鸦你干什……”旋粼只来得及发出几个短促的音节,就感觉前额撕裂一般的疼痛,随即失去了意识。

“嘿……这是哪里?”旋粼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漂浮在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四周隐隐约约有些闪烁的光点。似乎是开天辟地前的混沌,这个空间里面的一切都还酝酿在一片黑暗中,只有偶尔闪过的星光,才能让人确认这是智慧的积累,而不是一团无用的废物。

“我也不知道……”乌鸦的声音从四周隐隐约约地传来,伴随着柔和的尾音,“不过我似乎在你的身体里面唷!”

“欸?能接收到我以前的知识吗??”旋粼迫不及待地问道。毕竟她实在是太期待有人帮她写作业了……

谁知,乌鸦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正当旋粼泄气下来准备放弃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自己被狠狠挤出了这片混沌的空间,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摊开在她面前的,赫然是已经完成的英语作业。

“呜……呜啊!!”旋粼惊喜地扑上前,抚摸着作业本上的字迹。这英文字母和自己写的是那么相像,说是她自己写的也绝对没问题。

“……哼,怎么样?”一旁的乌鸦双臂环抱着,一脸得意地看着满脸兴奋的旋粼,“还挺不错吧?”

“简直了!乌鸦你就是个外挂!居然被我捞着了!”旋粼使劲一锤桌子,毫不吝啬地夸赞乌鸦。

“那当然,也不看我是……谁……。”乌鸦的声音却渐渐弱下去,眼神也涣散开来,毫无预兆地就昏睡在了旋粼的床上。

“欸……乌鸦?”旋粼大吃一惊,连忙俯下身,伸手轻轻推了推她。谁知,乌鸦只是发出轻微而规律的呼吸声,身子也微微起伏着。好嘛,这看来是睡着了……

“附身什么的,果然还是很消耗体……力的……啊。”旋粼一面腹诽着这三流玄幻小说的情节一面嘀咕着坐回座位上。刚刚坐下,她却感觉到一阵浓浓的倦意袭来,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就软倒了。

昏倒的前一瞬,旋粼脑子里留下的一句话居然是:
“这真的是史上最坑爹的写作业了啊!!”

评论

© Antipath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