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从不停止喧嚣。
明庶风。

镜面所映出的不只是影像/1

食用须知:
不知所云有/
小学生文笔sad/
几乎意识流/
奇妙脑洞/
…总之就是渣.请轻轻地…


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在旋粼的印象中,z市的天色头一回这么阴沉。
暗流涌动。

旋粼翻遍了词汇匮乏的脑袋才想出这么一个看似可以使用的词。

……嗯,其实这个词也不是这么用的吧。旋粼一边无奈地吐槽着自己,一边顺手打开了灯。

天色再阴沉都不关她的事。天大地大作业最大,这是大多数学生党的想法。嘿,毕竟谁都不会想被老师指着鼻子劈头盖脸地一顿训对吧…旋粼也不例外。尤其是像她这样偏科严重的家伙来说,更是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在文言文上。

……是的,即使绝大多数的女生都对理科苦手,旋粼依然可以较为轻松地解决数理化三门。而正相反地,在许多女生都毫无压力的文科方面,她可是恨不得买块豆腐撞死算了。她曾经无数次对着那位有点儿年纪的老先生抱怨:同是中/国人何必为难中/国人!也正因为语文奇差这个特点,她被封了个别号:语死早粼,简称语死早。

旋粼今天也照例先从数学开始,但是没等她想好第一条辅助线的加法,她就看见自己的数学作业晃晃悠悠地飘了起来,就好像是什么人拿着一样……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旋粼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顺着她的作业本慢慢向上,似乎有一个模糊的影像。她尝试着伸出手去触摸那个影像,而出乎意料地,她居然碰到了那个身影!

……我勒个去我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为什么会有人坐在我的桌子上还这么若无其事地翻着我的东西啊……难、难道是我上辈子干了什么事情吗?!那也不至于吧……不至于吧……不至于吧……

这边旋粼的脑子里奔过千万头草泥马的同时,那边的身影似乎也吃了一惊,迅速把手抽了回去,似乎也完全没有料到旋粼能碰到它。

“……你好?”旋粼犹豫了一下,还是先打了个招呼。不过话说出口她就后悔了:这样不是刚刚好暴露了自己能看见这货吗!!

“啊?嗯好……不对你能看见我?”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不过听起来怎么和自己这么像……旋粼疑惑了一下,随后眨眨眼睛努力地盯着那团影像的方向。




终于,那团模模糊糊的影像算是清晰了起来。的确是个女孩子……确切地说,那几乎就是旋粼自己。

她看起来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留着黑色齐肩直发,长得挺清秀的,也许称得上是漂亮吧,但神情中透着一股疏离:这一点和旋粼完全不同。

更让人在意的是她的打扮。旋粼已经不想对这无敌的混搭说些什么了:上身宽袖的白色古装堪堪遮住大腿,下半身居然直接是黑色长靴……

“……”旋粼尴尬地发现,自己居然在看到这一身诡异的装扮之后哑口无言了。反倒是她先开的口:

“嗯……旋粼是吗?”

点头。

“我是乌鸦。那么……还是很高兴认识你?这样的。”乌鸦晃晃脑袋,煞有介事地说道,“我是镜面世界的你……也就是说,我是你的镜像。明白了吗?”

旋粼茫然地摇摇头。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要不是亲眼看着她现身,旋粼几乎要以为这是个神经病呢。

“……”乌鸦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讲话太没头没尾,沉默了一会儿,“啊……这个确实比较难理解。简单地说,就是……和你完全相反的存在。”

“完全……?”

“不光是我,整个镜面世界,也就是我所在的那个世界,和你们都是完全相反的……也就是说,你们没有的东西,比如超能力和鬼神,我们都是有的。”

“鬼神!”

“鬼神。”乌鸦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慢慢地说着,“但奇怪的是,枪械,这些东西我们那里也有……”

“欸……不是完全相反的吗?”旋粼勉勉强强地跟上了思路,此时也尝试着提出自己的疑问。

“没错。理论上是这样……”乌鸦眨了眨眼睛,用赞许的眼光看了一眼她,“因此我怀疑,在两个世界之间的屏障并不是那么稳定。”

“但是光凭这一点也……”

“……不,其实不光是这一个证据。”乌鸦沉默了一会儿,“我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个绝佳的事实。”



“在那个世界,我已经死了。”


“……死…”旋粼瞪大了眼睛,在镜面世界的她居然已经死了吗?

“嘛没关系的,我死的这么早就说明这个世界里你能活很久啊!”乌鸦忽然扬起一抹笑容,安慰一般地说着,“我死了大概有一两个月了吧……反正在肉体死亡的一瞬间,我就看到一堆白色的光点,然后我就看见你了。”

“我在写作业?”

“你在洗澡。”

“……”



“哦对了,好像我们两个还有一点是一样的。”

“啊?”

“贫/乳。”

评论

© AntipathyM | Powered by LOFTER